衛東區敬老院 老人熱鬧過新年
  每年過年期間,總會有些人要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因為工作原因不能回家,不能陪伴在父母、愛人身邊;還有些是原本就沒有家譬如被父母遺棄的孤殘兒童;也有些是因為不願給子女帶來麻煩而選擇居住在敬老院的老人,東方今報平漯新聞周刊記者在春節期間走近他們,與他們聊一聊“他們的春節”。
  大年初一的聚餐上,陳振亭老人也給老伴夾了菜,他感謝老伴對他的不離不棄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蘇小萌/文圖
  “來來來,我來跟你碰一杯”,陳振亭老人離開自己的座位弓著腰,駝著背,端著倒好紅酒的杯子,一步一步挪著顫顫巍巍的步子走到鄰桌的一位老人面前,說了句“新年快樂啊”。這是衛東區敬老院大年初一中午在食堂的聚餐,據工作人員介紹,每年的大年初一中午,他們都要做幾桌菜,和敬老院的老人們一起聚餐,當天除了被子女接回家過年的一部分老人之外,參加聚餐的老人有將近50個。
  今年85歲的陳振亭老人和同歲的老伴鄧淑珍目前都生活在衛東區敬老院,“我們已經住在這裡5年啦”。鄧淑珍老人告訴記者,她和陳振亭是初中同學,參加工作後才在一起,至今兩位老人已經結婚65年了,並且育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之所以選擇在敬老院生活,“孩子們都孝順,但是他們上班都忙,沒人照顧。”
  “平時孩子們有時間就過來看看我們,過年這幾天他們天天都來接,想讓回家過年,昨天已經去飯店吃了年夜飯了,今天就想在這裡待著”,問老人為什麼願意在敬老院待著過年,老人只說“這兒熱鬧。”
  吃著飯的陳振亭老人還不忘給老伴夾個菜,逗得周圍的老人都跟著笑了起來,旁邊的一位老人對此還發表了一句評價“這就是年輕的情,老來的伴啊”。曾經在老伴鄧淑珍過生日的時候,陳振亭老人就寫過一首詩《老兩口》,其中一句就寫道:“老兩口,手牽手,十指相扣還要走;走呀,走到生命的最盡頭。”
  今年89歲的彭淑媛應該算是敬老院里年齡最大的一位老太太了,她住在這裡也有7年的時間,“老伴去世早,我又不願意耽誤孩子們的工作,就想到住敬老院吧”。老人說最開始她的四個孩子也不同意她住進敬老院,“他們覺得把我送進敬老院就是對我不孝順,其實我自己一個人在家也孤獨,沒有人能跟我說話”。
  “在這兒挺好的,我們這麼多人平時有人來教我們唱歌,我們可以打麻將,還有小的晚會,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排練一些小節目,這些都比自己在家有意思,每天熱熱鬧鬧的,上樓下樓碰見老熟人就可以直接打個招呼”。
  問起彭淑媛老太太的新年願望,老太太想了一下,回答說:“別的沒啥,就希望我的重外孫長得越來越活潑可愛吧。”
  這個春節 “愛之家”的孩子們看上電視了
  馬帥給一歲的吳博超喂晚飯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蘇小萌/文圖
  1月30日,除夕。當天下午六點,大街上已經陸陸續續響起鞭炮的聲音,記者來到了平頂山市新華區李莊新村的“愛之家”。
  “愛之家”是七年前由平煤總醫院的護士朱智紅和她的四姐弟一起建立的孤殘兒童寄養點,除夕這天,“愛之家”的大門口已經貼好了春聯。沙發上35歲的護理員馬帥正端著碗給一位名叫宋共虎的孩子喂飯,今年是她做護理員的第五年:“虎子是腦癱患兒,能簡單說些話,但不能走路只能半躺著”;地上的嬰兒搖椅里躺著1歲的唐氏綜合徵患兒吳博超,凳子上坐著5歲的腦癱患兒趙宇,他們都在等著馬帥一一喂飯。馬帥告訴記者,現在“愛之家”就只剩下9個孩子,其他的孩子年前就被送到開封福利機構。
  除了孩子少了,屋裡還有一個大變化,就是多了一臺電視機,“這是智紅姐所在醫院的主任昨天給我們送過來的,今天剛裝好,晚上能看到春節聯歡晚會了”。
  “這些孩子都沒有安全感,也不知道過年到底是什麼意思”,正在喂飯的馬帥為了安慰受了外邊鞭炮聲驚嚇的吳一凱便打開電視。一打開電視機,吳一凱便老實坐在電視機前的小凳子上漸漸安靜了下來,可沙發上正吃飯的宋共虎聽到電視機響後也喊著想看電視。
  除了一樓的四個孩子之外,二樓,37歲的護理工朱麗霞正在照看另外的五個孩子。當天除了這九個孩子之外,馬帥和朱麗霞的孩子也一直在“愛之家”獃著,朱麗霞的兒子一直在電視機前安靜地看著少兒頻道播放的動畫片。
  問起馬帥今年的春節怎麼過,馬帥笑了笑,“其實春節對我們來說跟平常都一樣,我們中午已經包了餃子,晚上就喝稀飯,炒兩個菜就可以了”,今年除夕,正好輪到馬帥和朱麗霞值班,這意味著她們兩個人的除夕就要守在“愛之家”。記者問到她們倆的新年願望,馬帥想了一下:“平時真是沒時間顧我自己的女兒,對她也比較急躁,新的一年我就希望我的孩子能夠平平安安吧。”而朱麗霞則笑了笑,說“我也沒啥願望,就是在這裡看看孩子,盡自己的力量,盡心照顧他們吧”。
  保安閆玉軍:在異鄉為春節保障平安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盧芳偉/文圖
  臘月二十九,家家戶戶已經備齊了年貨迎接新年,而在保安閆玉軍看來,春節準不准備年貨都不重要了,自從踏進保安這個行業後,他早已經把節日拋之腦後,唯一遺憾的是不能和家人在一起。
  閆玉軍今年41歲,老家在周口市西華縣,十幾年前外出打工,直到七年前開始乾保安後才穩定下來。閆玉軍的妻子結婚後便一直在老家務農,如今14歲的女兒和10歲的兒子被他從老家農村接到城市上學,“掙得也不多,就是想讓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
  閆玉軍的工作地點位於沁園小區某個家屬院內,每天的主要工作的就是負責家屬院內的車輛安全。走進他的值班室,一間不足5平方米的小屋子內,一張桌子、一張不足兩米長的“床”、一臺電暖器,除了這些擺設,其次就是他每天做飯用的一個電飯鍋、一個熱水壺和窗戶上掛著的幾個雞蛋。閆玉軍告訴記者,他的上班時間是一天一輪休,時間是24個小時,上班時一天的吃住都在這個屋子內,自己租的有一間20平方米的房子,兩個孩子上學時就跟著爺爺住那,放寒假時回老家去了。
  自從乾保安後,閆玉軍每年只有農忙時才會回趟家,至今已經有六七年沒有回家過春節。閆玉軍說,誰都想回家過年,但是保安都回家了,住戶的安全誰來保證,每年過年時是最忙的,院里的車多,小孩隨處亂放炮得及時制止,確保車輛和住戶的安全。說起今年過年準備的年貨,他憨厚地笑了笑:“自己一個人沒啥準備的,幾斤肉和幾斤餃子就是年貨。”
  和他聊天時,經過值班室的住戶時不時地和他打招呼:“老閆,過年咋弄了?去我們家吧?”閆玉軍聽完後很靦腆地笑了笑:“不了,除夕我不值班,去我親戚家過吧!”那位住戶便拿起閆玉軍的碗:“晚上別做了,給你端點。”說完拿起碗就走了。閆玉軍顯得很不好意思,他告訴記者,經常有住戶讓他去家裡吃飯,有時候誰家做個什麼好吃的也都給他送來,他都挺不好意思的。
  說起新年,閆玉軍的言語里充滿遺憾,“過年不在乎吃什麼買什麼,主要是想和家人在一起說說話,一年當中不能和家人團聚是最大的遺憾。”
  超市職員:全力以赴打“節前硬仗” 迅速瘦十斤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田園/文圖
  張自成(化名)現在是九頭崖寶豐大馳店的安保隊長,2013年12月份才從平頂山市裡的九頭崖門店調到寶豐。剛去的時候,他體重一直在130斤徘徊,但僅春節前小半個月的時間,就迅速瘦到了120斤。而這對於張自成來說並不稀奇:“我在九頭崖超市已經幹了五年,春節是我們最忙的時候,掉肉不要緊,只要不掉隊就行。”
  張自成的工作職責就相當於店長助理。對年前的情況他用“馬不停蹄”四個字來概括,春節期間只要店內任何一個部門缺人手,他都要派人或者親自上陣第一時間頂上。“平常超市早上8點半開門,我們幾個同事家都是平頂山市區的,6點多就要起床從家出發,一直到晚上7點多才能回家。”張自成拿著值班表說:“但是從臘月二十二開始,我們幾個人索性就直接住在寶豐的員工宿舍里,隨時候命。”記者從值班表上看到張自成只有初三和初六可以休息。
  “我們就是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張自成告訴記者,僅臘月二十九這一天寶豐大馳店一共進行了近五千筆交易,客流量過萬,而這天還是臘月二十三以來該店生意相對比較冷清的一天。
  自臘月二十二以來,張自成每天只吃一頓中午飯,而中午飯也要差不多到下午兩點才能吃上。超市裡面人多聲音雜,張自成和同事溝通對話得衝著對講機大喊才能勉強聽清。喊了沒兩天,嗓子就發炎了,再加上疲勞過度引發了39℃的高燒。“最忙的時候,張隊長左手打著弔針,右手還得不停地簽惠民劵,看著都讓人心疼。”張自成的同事小丁說。
  眨眼就到了年三十兒,顧客家裡的年貨差不多也都備齊了。“店長髮話,今晚可以提前收攤兒,趕回家過三十。”晚上六點多超市剛關門,張自成就提著一個大塑料袋飛似的往家裡趕。等車時他告訴記者:“本來我在超市上班,打算今年我來置辦年貨,但是年前一直忙,沒時間回家,年貨都是家人跑到各個市場買的,心裡特別過意不去。”張自成打開裝得滿滿的塑料袋:“這個糖今年賣得特別好,雖然有點兒貴,但買回去讓家人嘗嘗。這瓜子我特意買了兩種,爺爺奶奶牙口不好,吃皮薄的南瓜子,西瓜子給爸媽吃……”
  張自成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全家人正圍坐在桌前看春晚,但桌上豐盛的年夜飯卻一筷子也沒動。“奶奶說,年夜飯要等到一家人全都到齊了才能開吃,一個都不能少。”張自成趁著到廚房洗手的空,偷偷擦了一下幸福的眼淚。
  出租司機:“一家人在一起每天都像是過年”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盧芳偉/文圖
  1月30日(農曆除夕)這天,家家戶戶都沉浸在和家人團聚的喜悅中,楊狗卡則繼續開著出租車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提起過春節,他則顯得很平淡:“一家人在一起每天都像過年。”而春節期間給自己放半天假就已經很知足了。
  楊狗卡今年50歲,老家在葉縣仙台鎮,2003年自己借錢買了輛車開始跑出租車,這一干就是十幾年。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他把妻子和兒女都接來在市裡安了家,妻子每天在家負責孩子和他的生活起居,他擔負著全家人的生活開支。
  除夕下午三點,記者見到他時,他剛剛在家吃完中午飯,“拉完乘客後才回家,吃飯也就晚了。”楊狗卡告訴記者,臘月二十九一大早便拉著一名乘客去舞陽了,返回時已經上午11點,家裡該買的該準備的年貨都是妻子和孩子去操辦的,自己從來沒有插過手。常年開出租導致他的背部落下毛病,一有空閑時間便想躺著休息會,“妻子雖然嘴上會埋怨,但還是挺理解我的,知道我辛苦。”提起妻子,他的語氣里都是感激。
  聊天中記者得知,不管是什麼節日他從來沒有給自己放過假,家裡的大事小事也都是妻子管,今年過年妻子想讓他在家休息幾天,在他看來,春節期間部分司機師傅回家過年,出租車減少了一部分,春節期間走親訪友坐車的也多,既方便市民自己也能多掙點。
  大年初二是他陪妻子回娘家的時間,每年到了這天,一大早他便開著車載著一家人串親戚,“一天的時間就把親戚串完了,回來還得繼續跑車呢。”而一年裡最特殊的時刻就屬正月初一上午了,每年的這天上午,楊狗卡都會帶著妻子兒女出去玩,“不管去哪,一家人一起出去轉一圈就挺開心了。”這半天的假期對於他來說已經很知足了,“哪有什麼假期啊,能和家人在一起就很幸福了。”
  楊狗卡說,和大多數回不了家的打工者相比他已經很幸福了,每天不管多累回到家看到老婆孩子在家等著他,心裡多累也都值了,提起晚上的年夜飯,楊狗卡滿臉的幸福:“我回家等著吃就行了。”他說:“過年就是團圓的,我們一家人在一起,每天都是在過年!”
  加油員堅守崗位為市民團聚“加油”
  □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田園/文圖
  中國有個習俗,正月初二要帶著丈夫孩子回娘家看望女方父母。大年初二這天,記者在平頂山市區看到很多人都是掂著大包小包的禮品往家走,而這對於平頂山建設路東段中石化加油站的兩位女加油員劉俊那和李大姐來說卻有點兒奢侈,她們今天仍要頂著寒風堅守崗位,為開車回家團聚的人們“加油”。
  近兩年,春節期間高速免收過路費,不少市民都趁著過年一家人去外地走親訪友或旅游,這段時間自然成了鄰近高速路口的中石化建東加油站員工最忙碌的時候。劉俊那和李大姐要從初二早上八點開始上班,一直上到初三早上。兩人的工作除了為來往的車輛加油之外,還要負責開發票,整理超市商品,打掃院子。
  初二上午十點記者到加油站時,劉俊那和李大姐兩人就已經打掃好院子站在加油機旁開始為車輛加油了。當天的氣溫是4攝氏度,但和往年同期相比並不算太冷。即便如此,記者和劉俊那併排在加油機旁邊站了不到半個小時已經凍得瑟瑟發抖了。
  劉俊那和李大姐都是四十齣頭,李大姐在加油站乾的時間比劉俊那稍長,已經五六年了。記者看到李大姐兩隻手戴的手套還不一樣,一隻露指一隻不露指。“干時間長了,就有經驗了。左手戴不露指的手套好掂槍,右手戴露指的手套方便輸密碼。”
  李大姐口中的加油槍看起來不大,但記者掂了掂也得有三四斤。“我上個月是站里的先進標兵,站裡加油員一個月的掂槍次數平均是3000次,而我掂了3500次。”李大姐自豪地說。
  雖然工作挺辛苦,但是李大姐和劉俊那卻覺得挺幸福。“很多司機經常在我們站加油,時間長了大家也都相互認識了。”李大姐指著桌子上的兩瓶八寶粥說:“這兩瓶八寶粥就是一個司機送給我們的,雖然不貴重,但我心裡比吃了蜜還甜。”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馬年春節 TA們沒閑著)
創作者介紹

Mitsubishi

ck03ckay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